薩迦班智達·貢噶堅贊與《薩迦格言》

2017-02-03 20:50:02  

1.jpgQU5中國藏族網通

“格言體”詩歌是古代藏族作家詩的一個重要流派。這種格言體詩歌帶有一定的哲理性,并且把哲理融入到文學之中,在詩歌中運用大量的修辭手法來闡述人生哲理,這樣既能給人以警醒,又不會令人感到枯燥乏味。比如索南扎巴(1478—1554)的《格登格言》、貢唐·丹白準美(1762---1823)的《水樹格言》、久·米旁納杰嘉措(1846-1912)的《國王修身論》等,均是格言詩中的杰出作品。QU5中國藏族網通

3.jpgQU5中國藏族網通

13世紀藏傳佛教薩迦派第四代祖師貢噶堅贊(1182---1251)所著的《薩迦格言》被公認為格言體詩歌的代表作,同時它也是開格言體詩歌先河之作。《薩迦格言》全書皆為四句七言的詩歌,這些詩歌主要表達作者的治國主張、處世原則、人生哲學、道德觀念、佛教教義和佛學思想等。由于這種格言體詩歌在當時就產生了巨大影響,后世學者紛紛群起而效仿,于是藏族作家詩歌中的又一個流派——“格言體”詩歌便逐漸形成。
薩迦派四祖貢噶堅贊出生于后藏薩迦地區,乃薩迦旺族之后。他幼年時名叫白登頓珠,后跟隨伯父出家,取法名貢噶堅贊。之后又跟從喀切班欽·釋迦室利等名師學法,在經過長時間的修學之后,他成為通曉大小五明的博學之人。當時人人都尊稱其為薩迦班欽,意思是“薩迦派的大學者”。1239年,駐扎在西北一帶的蒙古族統治者闊端派遣軍隊攻入西藏,蒙軍長驅直入,直到熱振寺與杰拉康寺。第二年,蒙古軍隊才從西藏撤出。1244年,闊端寫信給貢噶堅贊,邀請他前往涼州會晤,其實是商議西藏歸順蒙古的相關事宜。貢噶堅贊先讓自己的侄子洛卓堅贊(即薩迦五祖八思巴)和恰納多杰前往涼州,自己則與西藏地區的首領進行聯絡和協商后,于1246年抵達涼州。與闊端相會談好條件后,貢噶堅贊兩次寫信給西藏各地區的僧俗首腦,講明西藏歸順蒙古后的各種政策,可以說,貢噶堅贊在和談中促成了西藏地區與中央政府之間的歸屬關系,從而結束了西藏地區長達400多年的分裂割據局面。貢噶堅贊博學多才,有許多著述,后人還編輯整理成為《薩班全集》。這其中包括《能仁教理明釋》、《經義嘉言論》、《樂論》、《學者入門論》、《入音明論》、《詩律花束》、《語門攝要》、《因明庫藏》等。作為藏族第一部哲理格言詩集,《薩迦格言》成書于13世紀上半葉,作者貢噶堅贊從一位修行者的角度來觀察評論當時社會存在的各種現象,提出關于待人接物、處世做人、治學治國等等一系列主張,而佛教中的一些基本思想,諸如“樂善好施”、“勇猛精進”、“慈悲眾生”、“自他兩利”等,自然也蘊含其中。《薩迦格言》共分九章,包括格言詩四百五十七首。第一章,觀察學者品;第二章,觀察賢者品:第三章,觀察愚者品;第四章,觀察賢愚間雜品;第五章,觀察惡行品;第六章,觀察正確處世方法品;第七章,觀察不正確的處世方法品;第八章,觀察事物品;第九章,觀察教法品。可見,《薩迦格言》的思想內容涵蓋了人生與社會的方方面面。
在這諸多內容中,《薩迦格言》尤其強調不斷學習新知、增長智慧,贊美好學不倦的精神,批評懶惰懈怠、不學無術的行為;贊美謙虛謹慎、精進踏實的好學之人,批評驕傲自滿、自大自負的無知之徒。這些格言詩歌總是在論述中一分為二,既有褒揚、贊美,也樹立起一個反面形象,進行批評、貶斥。因此很是富有辯證法的思想。
“愚人以學習為羞恥,學者以不學為羞恥。
因此學者即使年老,也為來生學習知識。”
作者用對比的手法告訴人們,一定要不斷努力地吸收新知識,這樣才不會落后,才能保持思想的新鮮。好學是一種美德,很多學者一直到老都還勤奮好學、孜孜不倦,這種人便是我們的榜樣。
“學者學習的時候受苦,若處安樂哪能博今通古。
貪圖微小安樂的人,不可能獲得大的幸福。”
不論是做學問,還是要在其他領域有所成就,那注定要走過一條艱難無比的漫長的道路,所以,成功只屬于那些有恒心和毅力的人。學習知識如果不加以實踐,那么所學的東西都是無用的。可見,貢噶堅贊雖然強調人們要努力去學習,但更看重實踐,他并不贊成人們一味地學習死知識。貢噶堅贊還認為,學習知識就應該既要博學也要精深,而且治學是一個艱苦的過程,需要一點一點積累,這與“不積跬步,無以致千里”是一個道理。
“學者對所有的格言,已經知道它十分正確。
但是卻不去實行,那么學會了又有何用?!”
對于謙虛謹慎的人,貢噶堅贊保持著贊美的態度,而對于那些自高自大、目中無人者,他卻提出嚴厲的批評。
“學問小的人自大傲慢,學者為人和藹而自謙;
小溪經常大聲喧囂,大海何曾常常吵鬧!?”
越是有知識、有內涵的人,越是謙虛和藹;越是沒什么學問,反而喧鬧聒噪,經常吵鬧。作者用小溪和大海來比喻“學問少又自大傲慢者”、“學問廣博卻和藹謙虛者”,十分形象而貼切地表述出“學然后知不足”這個道理。QU5中國藏族網通

4.jpgQU5中國藏族網通

貢噶堅贊在當時具有很高的社會威望,所以在他的大力提倡和身體力行下,當時許多青年也踏上了治學之路,藏族社會努力學習知識的良好風氣也由此而形成。格魯派的創始人宗喀巴大師(1357---1419)曾寫詩對薩班·貢噶堅贊進行歌頌和贊美,他稱贊貢噶堅贊是“舉世無雙的明王護法,遍知一切的文殊菩薩,博通五明的大班智達,就是護佑雪域眾生的薩迦巴。”(此處引自宗喀巴大師所作的《宗喀巴全集·詩文搜集·薩班頌》)阿旺·洛桑嘉措(1617---1682)如此評價貢噶堅贊:“投靠眾多學者和得道喇嘛,精習工巧明、醫方明、聲明、因明、內明等大五明和文藝修辭學、辭藻學、韻律學、戲劇學、星象學等小五明。總之,精通一切明處,被稱譽為‘薩迦大學者’,美名遠揚印度金剛座,經久而長存。藏地習學大小五明,蔚然成風,實靠此師之恩德!” (譯自阿旺·洛桑嘉措《西藏王臣史》,民族出版社1958年藏文版,第126頁。轉引自佟錦華《藏族古典文學》第37頁)QU5中國藏族網通

編輯:仁增才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