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謝綜合征的中醫、藏醫醫理特征探析

2020-02-02 14:18:41 中華中醫藥雜志   馮興中1,王多吉 2,張韋華 3

2.jpgPBB中國藏族網通

作者簡介 1清華大學玉泉醫院,北京 1000402中國藏學研究中心北京藏醫院,北京 1000293首都醫科大學附屬 北京世紀壇醫院,北京 100038PBB中國藏族網通

摘要:代謝綜合征是一組復雜的代謝紊亂癥候群,中醫學與藏醫學作為歷史悠久的傳統醫學防治代謝綜合 征越來越得到廣泛的臨床應用。筆者查閱文獻,從中醫藥與代謝綜合征,藏醫藥與代謝綜合征,代謝綜合征的中醫、藏醫醫理特征3個角度進行探討,總結分析了中醫、藏醫對于代謝綜合征的防治具有從人的整體性病變的角 度,以病機為綱的自主調理和整體調理防治體系的共同特征,以期為中醫、藏醫防治代謝綜合征提供參考。PBB中國藏族網通

關鍵詞:代謝綜合征;中醫藥;藏醫藥PBB中國藏族網通

基金資助: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十二五”重點專科項目(No.國中醫藥醫政發[2012]2號),北京市中醫管理局 中醫藥重點學科建設項目(No.京中醫科字[2010]126號)PBB中國藏族網通

3.jpgPBB中國藏族網通

代謝綜合征(metabolic syndromeMS)是多種代謝成分異常聚集的病理狀態,是與胰島素抵抗有關的一組復雜的代謝紊亂癥候群,是導致糖尿病、心腦血管疾病的危險因素,對人類健康具有極大的危害性而成為諸多學者研究的熱點。目前防治 MS的方法主要是生活方式干預,包括健康的飲食、適當運動、保持理想的體質量等,及針對各種危險因素的藥物(他汀類、二 甲雙胍等)治療,對于MS的所有組分沒有單一的已知有效的藥 [1]。中醫學與藏醫學作為歷史悠久的傳統醫學在防治MS方面 得到了廣泛的臨床應用。PBB中國藏族網通

中醫藥與MSPBB中國藏族網通

MS多發于18歲以上的成年人。有研究顯示20~59MS患者常見證型主要有脾虛肝郁夾痰證,表現為氣短、乏力、胸悶、心 悸、神疲、善太息、肢倦身重、頭暈等;肝腎陰虛證,表現為失 眠、多夢、潮熱盜汗、五心煩熱、腰膝酸軟、腰痛、視物模糊、 雙目干澀、耳鳴、舌裂紋;肝郁化火證,表現為口苦、口臭、口 干、腹脹、吞酸嘈雜、胸脅脹痛、口舌生瘡等;濕熱壅滯證,表現為口舌生瘡、舌紅、苔黃、苔膩、脈滑 [2]。依托《代謝綜合征中醫證候臨床調查表》進行青壯年MS的多中心橫斷面調查研究, 18~40MS患者以實證居多;肚腹碩大、肌肉粗壯、打鼾、多 油、腹壁繃緊、面部油光是青壯年MS患者的基本癥狀,痰熱互結是其基本病機[3]PBB中國藏族網通

氣病理論在MS論治中具有優勢。MS發病過程中氣盛、氣郁和氣耗為主要病理狀態,三者常相兼存在。初期氣盛和氣郁 常并存,共同作用主導了氣耗的發生,隨著氣耗的不斷進展,在 MS中后期氣虛和氣郁成為氣病主要形式[4]MS的發生臨床常見 “虛氣流滯”,因臟氣之虛、功能不足導致“痰瘀血水”病癥。 氣是構成人體和維持人體生命活動的精微物質,同時又是人體 生命活力的具體表現。氣機調暢是機體生命的原動力,氣的升 降是機體內在的生命樞機,氣的出入是機體內外交換、體現生 命精氣神的根本。五臟主收藏,所藏精氣既是維持和構成機 體的物質基礎,也是具體生命活動的功能體現,氣機宜升揚而 布散精氣,表現為氣之“升”;六腑主傳化,主持飲食的消化吸 收,氣機宜沉降才能傳化,表現為氣之“降”。“百病生于氣也” (《素問·舉痛論篇》)的觀點說明氣機失調是MS等疾病發生 的基本病機,氣機的升降出入失常,勢必百病叢生 [5]。在糖尿病 發生發展過程中,氣虛是糖尿病發生發展的病理關鍵,由于氣 虛而產生的水濕、痰、瘀等病理產物滲注脈中,不得輸轉,邪結 成毒,變為“毒邪”。糖尿病之“毒邪”具有頑固難治、易內陷攻 擊臟腑的特點,是導致糖尿病遷延難愈,導致全身各個系統、 器官的并發癥,容易出現變證、壞證之勢的重要原因[6]MS的臨 床證候以虛實夾雜為特征,氣機失調則氣不化津,水液停滯,血 行滯緩,而變生痰飲、瘀血,導致“痰飲瘀血”等病理產物在體 內的淤積,而見脾虛肝郁夾痰、肝郁化火、濕熱壅滯、痰熱互結 等證候表現。PBB中國藏族網通

人體津液的輸布及排泄,依賴于氣的升降出入。三焦為氣和津液升降出入的通道,三焦的氣化功能正常,氣的升降出 入調暢,則津液流通,水液不會滯留而無痰飲為患。如氣機失 調則氣不化津,水液停滯,血行滯緩,而變生痰飲、瘀血,導致 “痰飲瘀血”等病理產物在體內的淤積,而痰飲、水濕、瘀血 等病理產物又是導致疾病發生和復雜多變的病理基礎,所以 在疾病出現“痰飲瘀血”證候的治療中亦以調“氣”為首要,正如《金匱要略·水氣病脈證并治》指出:“大氣一轉,其氣乃 散”[7]。人體的氣機升降以元氣為基本物質與原始動力,以三焦 為運行通道,以五臟氣化為功能運用,元氣以陰陽升降為綱目,首重在于三焦氣化氣機,其次才是各臟腑之氣血津液,而MS是其氣化失常的病證表現之一。后世醫家從臟腑辨證、氣血津液辨證、三焦辨證等不同辨證方法來治療MS,不免有偏頗之處, 難能全從其法。若運用元氣升降之理去融會貫通辨識,則可得 觸類旁通,執簡馭繁之法 [8]。氣行則水行,氣行則血行,調“氣” 可以使痰飲、水濕、瘀血等病理產物在“氣”的作用下而排出體 外,從而使機體“陰平陽秘,精神乃治”。PBB中國藏族網通

由于MS具有發病多因素性、臨床表現復雜性等特點,中醫學的辨證論治和個體化治療對其有著天然的優勢。MS的發生 與不良生活方式密切相關,治療上應以飲食、運動療法(包括合 理飲食、戒煙限酒、適量運動等)結合藥物等,而基于辨證論治 的中醫藥采用整體性和個體化治療相結合在防治MS中有顯著的療效,也彰顯了中醫的特色和優勢,中醫可通過多種途徑對 MS進行治療,發揮整體調節的作用[9]PBB中國藏族網通

4.jpgPBB中國藏族網通

藏醫藥與MSPBB中國藏族網通

藏醫學是一門獨立的醫療體系,距今已有3000多年的歷史。《四部醫典》是藏醫學的體系和理論基礎。藏醫理論認為,人體 內存在著“隆”(氣或風)、“赤巴”(火)、“培根”(土和水)三 大因素;世間的一切都是土、水、風、火、空等五源組成;三因是 由五源轉化而成;在生理狀態下,隆、赤巴、培根三因維持人體 的正常運行,構成人體生命的飲食精微、肉、血、脂肪、骨、骨髓、 7種物質基礎;并產生大便、小便、汗液3種排泄物。三大因素支配7種物質基礎和3種排泄物的運行變化。“隆”即氣或風,主 氣血、肢體活動、五官感覺、食物的輸送分解和生殖機能等,具 有“氣”的性質;“赤巴”為火、人體熱力,可生發熱能、調解體 溫氣色、管饑渴消化、膽識智慧等,是身體熱量的主導因素,具有 “火”的性質;“培根”為土、水,人體的體液和營養物質等,輸送液體、調解肥瘦、主管味覺、睡眠和性格等,保持與液體的緊密接觸。在正常生理條件下,這三大因素使人體保持協調和平衡。藏醫認為人生病的原因在于環境、氣候和飲食起居的影響及體內三大因素的失調。如果任何一個因素或多個因素出于某種原因發生不協調或平衡障礙的情況,則會出現長期病態[10]PBB中國藏族網通

根據三大因素不同生理機能以及存在部位,它們各自又具有5種不同的隆、赤巴以及培根。相互依存,相互制約,既有各 自不同的屬性,藏醫中培根木布病是隆、赤巴、培根,以及血液和黃水疾病混合在一起的綜合性疾病的總稱。藏醫認為“隆” 的自然色為青,“赤巴”為黃色,“培根”的自然色為灰,而“血” 為紅色,“黃水”的自然色為紫黃,混合在一起就變成紫黑色,藏語中“紫黑色”稱“木布”,因此隆、赤巴、培根以及血液、黃水疾病混合在一起的綜合性疾病稱為“培根木布病”。其病源為隆、赤巴、培根以及血液,其病因包括熱性病因和寒性病因兩種。熱性病因為過食味咸、酸、甘和高熱能、高脂肪、高蛋白 食物和經常飲酒,以及劇烈運動和外傷等引起肝內壞血增盛, 而不能完成正常血的生化過程,使精、濁血液混在一起,自肝臟倒流致胃腑,與胃內的培根黏合并腐化,導致隆、培根的機能失 調而產生的綜合性疾病“木布病”,稱為熱性木布培根病,又 稱“木布下陷”。寒性病因為飲食不消化,或進食不合胃腑的飲 食,在胃腑不能消化,胃黏液激增、瘀積,平火隆與消化赤巴的功能衰退,精華與糟粕不能分離,侵入肝臟的部位又不能轉化 為精氣,反而惡血充斥,肝臟增大,又侵入胃腑后不能消化,致 使培根性激增,癥狀潛伏下來,稱為寒性培根木布病,又稱“木 布瘀積”[11-13]PBB中國藏族網通

MS發生的原因及臨床癥狀特點來看,現代的MS與藏醫 學的培根木布病類似。藏醫認為人體在攝入富含五源物質的谷物等食物時,有一種通過自身脾胃等消化器官提煉吸收與之相應五源的精微,從而為人體各個相應的系統或組織提供能量或提供自身內在五源平衡的動力和功能,一旦這種功能減弱或失去,外部物質(以飲食為主)的五源之精微就不能有效作用于內在的五源(組織、器官和功能等),人體就出現“不消化”。由于外部物質不能作用或營養于內部(人體)五源,而內部的五源在 自身不能相互制約等情況下出現不平衡和紊亂時,由此產生的 疾病也就會表現出多樣性。值得一提的是,這種“不消化”的理 論和將糖尿病認為是人體代謝作用缺陷(紊亂)有著某種共同之處[14]MS是糖尿病、心腦血管病等疾病的危險因素,藏醫理 論的疾病發病過程可分蓄積、發生、平息等3個主要階段,就是 MS導致糖尿病、心腦血管疾病的過程。蓄積的實質是在飲食、 行為、起居、時令等外因的作用下,隆、赤巴、培根三因各自在原來所依居的部位逐漸蓄積,力量逐漸增強以致機體功能趨向紊亂,導致糖尿病及心腦血管疾病 [15]PBB中國藏族網通

MS中的2型糖尿病屬于藏醫“吉尼薩克病”(消耗性尿頻 癥)的范疇,主要是因為飲食、起居不當等外緣因素不能將飲食精華逐一分解吸收,致使“隆”“赤巴”和“培根”三者平衡失 調,導致整個機體新陳代謝的紊亂,使精華與糟粕摻雜運行, 危及胃、肝、胰、腎、膀胱等臟器,導致小便不能正常排出,又將 帶有大量營養肌體的精華排出體外。系水土之性的“培根”與脂 肪過盛未能化為人體所需之精華而被混入尿液并排出體外,從而累及全身多系統多臟腑的綜合性疾病。藏醫治療也應綜合飲食、起居、藥物、外治等各種療法,降培根與脂肪,調理胃、肝、 腎、膀胱等臟器的功能,恢復體內代謝平衡,使體內的精華與糟粕各行其道,各盡所職,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16]PBB中國藏族網通

藏醫對包括糖尿病在內的MS具有非常深刻、獨到的認識。藏醫學理論認為,治療“吉尼薩克病”的根本在于平衡“三因”,出現了培根、赤巴、脂肪的增盛,治療方法應該降培根、 降赤巴,減脂肪,治療一切疾病的過程中就需要利用食物、起 居、藥物等來進行調整,因此,藏醫綜合飲食起居和藥物等方面提出了一系列的治療方法,側重于從消化系統調理肝、腎、 膀胱等臟器功能,使其恢復到原來的協調狀態,達到健康的水平。藏醫的治療方法按照藏醫傳統療法分為飲食療法、起居療 法、藥物療法和外治療法等。現代藏藥主要以口服丸和散劑復方為主[17],現代藏藥復方均為多味天然藥組合而成,比如“石榴 日輪丸”提高“胃火”,降低“培根”;“石榴健胃散”“三味甘露散”“姜黃散”調整“培根”使“三因”達到平衡,療效確切;仁青芒覺作為治療和調理臟腑疾病專用藏藥,具有“清熱解毒、調和滋補”的功能,以藏醫理論體系中的核心內容“隆、赤巴、培根”三因學說為理論依據,調節“隆、赤巴、培根”三者之間 的平衡關系,主要用于治療消化系統的各種疾病,如泄瀉、胃 腸炎證、食物。由于仁青芒覺功能全面,所以臨床應用廣泛,可用于多種疾病的治療及輔助治療,它以補脾益胃為基礎,清熱解毒減輕隆、赤巴、培根三因各自的蓄積,治療糖尿病的“不消化”對于MS具有一定的調節和治療作用。PBB中國藏族網通

5.jpgPBB中國藏族網通

MS的中醫、藏醫醫理特征PBB中國藏族網通

中醫學在古代哲學陰陽五行理論指導下、從動態整體角度 研究人體生理病理藥理及其與自然環境關系、尋求防治疾病最有效方法,“整體觀念”和“辨證論治”是中醫理論的基本特色,既能揭示臟腑的陰陽氣化規律、溝通與天地陰陽氣化規律 聯系,又能揭示疾病的證侯規律的理論體系。以望、聞、問、切 四診收集到的癥狀和體征,通過分析、綜合,辨清疾病的原因、性質、部位、以及邪正之間的關系,分析正氣與邪氣等構成疾病的基本矛盾,概括判斷為某種證,然后根據辨證的結果,確定相應的治療方法,通過八綱辨證,調整機體的陰陽平衡,實 現人體的自我康復能力,治愈各種疾病。藏醫藥學是中國醫學寶庫中的一部分,也是傳統醫學世界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綜 合來看,隆、赤巴、培根三因學說理論是其核心,貫穿藏族醫學 中;三大因素是存在于人體內,屬于藏醫的理論基礎,是物質基礎(飲食,血肉,脂肪,骨,骨髓,精液)和三大排泄(糞便,尿, 汗)在運動中變化的3個要素。在一定條件下,隆、赤巴、培根保 持協調,以維持人體的正常生理活動。PBB中國藏族網通

由中醫和藏醫在認識健康與疾病的角度、方法等方面來看,中醫與藏醫存在著相通性:中醫和藏醫均是從宏觀整體來 看待疾病的,均認為人體的發病是由于體內相對平衡遭到破壞而產生的;在診治疾病方面,中醫的證治中既包括了病因、病 位、病性、邪正,又包括了疾病發展中的病理變化;而藏醫在特色診斷中體現出的疾病外在表現(如尿診)影射為某種疾病的 診治方法,也恰巧和中醫的辨證論治高度一致;中醫和藏醫對MS的認識有著大量相似之處,包括MS的病因病機、治療原則 等各方面。因此中醫和藏醫的醫學原理就有了高度的相關性和契合度[18]PBB中國藏族網通

MS的診察方面來看,中醫由四診分析所得到的“病機病證-病候”MS病變系統,與藏醫根據三要素的不同生理機能 以及存在部位分析隆、赤巴、培根以及血液、黃水疾病混合在 一起綜合性“培根木布”病是相通的。共同特征是以象測藏, 診察外現的病候,了解人的生命運動及其失常,它是活的、整體 的將氣色、聲息、癥狀、脈象等病候“四診合參”地綜合判斷, 以供辨識內在的病證,分別反映著內在的特征性病證。PBB中國藏族網通

MS的病因病機分析,中醫認為人體的氣機失調則氣不 化津,水液停滯,血行滯緩,而變生痰飲、瘀血,導致MS,藏醫 則基于“隆”“赤巴”“培根”三大因素,由于三大因素的平衡失調,出現了培根、赤巴、脂肪的增盛和蓄積導致MS,中醫與藏醫呈現出高度的一致性。PBB中國藏族網通

對于MS的治療,中醫和藏醫都強調“治未病”,重視養生包括起居、飲食、情志、藥物等方面的調養對防治MS的作用。 中醫養生就是“治未病”,是通過養精神、調飲食、練形體、慎 房事、適寒溫等各種方法去實現的,是一種綜合性的強身益壽 活動;藏醫強調,養生要順應自然本性,與六時相和,不同的氣候,不同的地域環境,要采用不同的養生方法,包括消除貪欲, 有規律、有節制的生活;戒除嗔怒,保持心態平衡,修心養性, 注意生活中的細節,并且有良好的飲食起居習慣等[19]由此可見,中醫和藏醫都蘊含了天人合一的養生觀、陰陽平衡的健康觀、身心合一的整體觀。PBB中國藏族網通

8.jpgPBB中國藏族網通

MS的治療方法特點來看,中醫和藏醫都是針對MS的病機,呈現以病機為綱的防治體系,對MS進行整體調理和自主調理,從MS是人的整體性病變的角度,以“扶正”為核心,推動生命運動進行自主調理,祛除“痰飲瘀血”和培根、赤巴、脂肪的增盛和蓄積,治療MS的方法具有通約性。PBB中國藏族網通

治療的藥物中藥和藏藥共同的特征都是使用自然藥物的生態藥性,中藥通過自然藥性的四氣、五味、升降浮沉、歸經調理 氣機、燮理陰陽、扶正祛邪等發揮對病證的治療功效,藏醫也將疾病分為寒和熱兩大類型,藥物也有涼、熱屬性的不同;藏藥的使用和藏醫的理論體系緊密結合,在臨床用藥時,根據疾病的性質和藥物的屬性不同,采用與疾病性質相反的藥物治療疾病,即寒者熱之,熱者寒之,虛者補之,實者瀉之[20],用藥講究調伏增效、適當配制,即各類藥物適配對治。發揮“藥有個 性之特長,方有合群之妙用”的方藥特有的整體功效。 藥物的炮制也是中藥和藏藥的共同特征。中藥必須經過炮制之后才能入藥,中藥炮制是根據中醫藥理論,依照辨證施治用藥的需要和藥物自身性質,以及調劑、制劑的不同要求所采 取的制藥技術,起到降低或消除藥物的不良反應、改變或增強 藥物作用的部位和趨向的作用;而藏醫也非常重視藏藥的加工與炮制,在藏藥藥材的炮制中,對礦物藥材的炮制最為神奇,成為珍寶類藥物中不可缺少的成分。如仁青芒覺中的佐太就是水 銀經過藏醫藥學特殊的炮制方法炮制而形成的一種最終成分。 把水銀通過將近40多天的時間,300多道工藝流程最后加工成“佐太”,含有金、銀等八種金屬,八大礦物質是藏藥珍寶類藥品不可缺少的關鍵成份[21-22]。無論中藥還是藏藥,炮制的目的是去除雜質和非藥物部分,消除或減低藥物的毒性,改變或緩 和藥物的峻烈之性,保留或增強藥物的療效,提高臨床治療效 果,便于配制制劑、貯存等。PBB中國藏族網通

總之,隨著人們生活方式的改變和人口老齡化的到來,MS 發生率越來越高,作為糖尿病、心腦血管病等疾病的危險因素,臨床防治MS成為阻止糖尿病、心腦血管疾病發生的關鍵。中醫學與藏醫學作為歷史悠久的傳統醫學,對于MS的防治具有從人 的整體性病變的角度出發,以病機為綱的自主調理和整體調理 防治體系的共同特征,對臨床防治MS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PBB中國藏族網通

9.jpgPBB中國藏族網通

參考文獻PBB中國藏族網通

[1] Velimir,Altabas.Drug treatment of metabolic syndrome.Current Clinical Pharmacology,2013,8(3):224-231PBB中國藏族網通

[2] 聶瑋,張立平,杜囚鵬,.中青年人群中代謝綜合征中醫證候 特點研究.現代中西醫結合雜志,2018,27(2):115-118,126 PBB中國藏族網通

[3] 趙玉雪,朱曉云,曹松華,.代謝綜合征患者證候及病因學分析. 中醫學報,2016,31(11):1767-1770 PBB中國藏族網通

[4] 紀少秀,張恒耀,劉永家.從氣病論治代謝綜合征探討.山西中醫, 2014,30(3):1-3 [5] 馮興中,王永炎.論“百病生于氣也”.北京中醫藥大學學報, 2014,37(1):5-8,14PBB中國藏族網通

[6] 馮興中.基于“氣虛生毒”學說論糖尿病的防治.中醫雜志, 2016,57(12):1023-1026 PBB中國藏族網通

[7] 李國菁,馮興中.論“百病生于氣也”及其對臨床的指導意義. 中華中醫藥雜志,2013,28(12):3479-3482 PBB中國藏族網通

[8] 李吉武,李雙蕾,唐愛華,.從氣血津液探源陰陽升降-三焦臟腑不同氣化角度辨識代謝綜合征.世界中西醫結合雜志, 2017,12(11):1604-1606,1615 PBB中國藏族網通

[9] 姚東升,劉平,胡義揚,.中醫藥治療代謝綜合征研究進展. 中華中醫藥學刊,2013,31(5):1113-1115 PBB中國藏族網通

[10] 讓堅.簡述藏醫學中的幾大基本理論觀點.中國民族醫藥雜志, 2015,21(3):69-70 PBB中國藏族網通

[11] 久西杰.論藏醫木布病的分型與診治.中國民族醫藥雜志, 2012,18(6):26-27 [12] 德措.淺析藏醫對培根木布綜合征的認識.中國民族醫藥雜志, 2013,19(4):69-70 PBB中國藏族網通

[13] 才項仁增.淺談藏醫三因學之培根及培根病.西部中醫藥, 2011,24(7):58-60 PBB中國藏族網通

[14] 鬧加曼.藏醫藥診療糖尿病略論.中國民族醫藥雜志, 2014,20(8):30-31 PBB中國藏族網通

[15] 周毛吉,多杰,索南才讓.藏醫對亞健康的認識與防治.中國民族醫藥雜志,2012,18(2):65-66 PBB中國藏族網通

[16] 仲格嘉.藏醫對2型糖尿病的認識和治療探析.中國藏學, 2014(2):153-155PBB中國藏族網通

[17] 王藝潤,趙存花,汪滿江措.藏醫藏藥對糖尿病的認識與治療. 中國民族醫藥雜志,2013,19(10):33-35PBB中國藏族網通

[18] 王智森,陸付耳.中藏醫對糖尿病病因病機的認識.中西醫結 合研究,2011,3(6):313-316 PBB中國藏族網通

[19] 張春風.從藏醫看養生.中國民族醫藥雜志,2014,20(7): 75-76 PBB中國藏族網通

[20] 李加.淺述藏醫臨床用藥原則.中國民間療法,2017,25(9):67 PBB中國藏族網通

[21] 蘭科.簡述藏藥佐臺.中國民族醫藥雜志,1999,5(S1):86 [22] 閻立峰,馬小科,朱清時.藏藥佐臺無機成分分析.中國中藥雜志, 2007,32(2):159-160PBB中國藏族網通

中華中醫藥雜志(原中國醫藥學報)20193月第34卷第3PBB中國藏族網通

編輯:仁增才郎
相關稿件